《军夫请自重》全文阅读

作者:姿珏然  军夫请自重最新章节  军夫请自重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军夫请自重最新章节第804章 同根生相煎何太急(18-10-17)      第803章 支持明璐的请举手(18-10-17)      第802章 还以为容老要私吞呢(18-10-17)     

第789章 顾陈春还是中了两枪


  栾宜这话,濮阳柔是很认同,她朝着嫂子相视一笑:今天人心能满足,明天却是未必,毕竟未来的事情,谁也无法能武断最后的结局!
  还没等濮阳柔再说闲话,栾宜猛地站起来,将圆圆塞进她怀中,说道:“你坐好,别带孩子们出去!”
  说着,人已经快步跑出客厅。
  看到栾宜这般兀自的举动,濮阳柔唬地一跳,但是怀中一左一右两个婴儿,嫂子的神色又如何凝重,她根本不敢不听,立马叫了小何过来,让她带着两小上楼。
  小何其实就是坐在客厅一角,给两小打着毛线袜子,一看到太太这般冲动的跑出去,她已经吓地停了手中的动作,连人也马上动了,不过不是追着栾宜离开,而是在濮阳柔喊人前先一步跑到她身边
  何如芝还是清楚知道她的责任:照顾好圆圆团团才是她的职责所在。
  栾宜一走到院子,就撞上了濮阳渠归来,她先是定眼一瞧,上下打量了他的身体,发现没有大事,她这才松了一口气,就发现他身后没有顾陈春!
  “渠哥?”栾宜疾步跑向丈夫,他身后的车子也不见再有人下来。
  她是感觉到丈夫的精神力在抚摸着她脸颊时,立马就反射性的跑出来,知道西城区已经动了枪,她心里是极为担心的,却一点儿也不敢在家人面前表露出来。
  又怕濮阳渠和顾陈春回来时,有人受伤了,本能的就不让濮阳柔出来,怕吓着她了。
  现在看到丈夫全须全尾的回来,她眼眶发红的扑进丈夫怀中,因为担忧,扑上前的冲劲都是缓到最少,脸庞关切地问道:“老公,你有没有受伤?”
  她说着,一对小手比思维更快地在他身体上下摸索,发现濮阳渠一把搂紧她,将她摸索的动作卡在了他的胸膛里。
  “呵。”濮阳渠晒笑一声,极为亲昵地亲了下爱妻微拧起的眉心,忙不迭地安抚哄道:
  “老婆,别慌,我没事。就是谨修,受了小伤有些失血过多。”
  昨晚的枪战,虽然己方人员一早就寻到了制高点,但是敌对的雇佣兵团亦不是吃素的。
  总归,雇佣兵团在西城区经营了二、三年,这里的有利作战坐标,敌方都是了然于胸,这让己方的作战难度增加了几个度,多了几分凶险。
  濮阳渠还好,他的精神力就象是金刚罩,目前普通的枪支还无法破他的防,但是顾陈春就惊险了一点,在他狙击雇佣兵团的狙击手时,他亦成了敌方的头号消灭对象。
  再严密的戒备,顾陈春还是中了两枪,一枪在肩头,一枪在腹上
  那时候敌人的狙击手们还没有完全消除掉,他只能无视身上的枪口,继续再战,最一枪,他一枪暴了最后一个狙击手的同时,差一点没让对方给毁了右耳,真的是惊险万分!
  “什么?那谨修他人呢?还有、其他人呢?没死亡率吧?”栾宜想到屋里的濮阳柔,忙小声的问道。
  “在局里,我回来是带你去局里,放心,他没事,最多就是失血过多,贫血一段时间。其他属下也都是受伤,没死伤,你安心。”濮阳渠眼睑一眯,大手温柔地抚着爱妻的头顶发丝,温声宽慰她。
  栾宜听地嘴角一抽抽,瞧着丈夫那淡然的神色,觉得自己的思维可能无法与丈夫达到一个频道,只能抚住他的胸膛小声地提醒他道:
  “那我们快进屋跟爸妈和小柔说一句,你千万不要说谨修他受伤了,小柔孕期还没有过头三个月,危险着呢。”
  “嗯,听老婆的。”濮阳渠没意见,顾陈春现在有他姐亲手操刀,怎么也死不了,所以他这会儿还有闲情跟爱妻慢慢的说事情,带着她行走的速度亦不快。
  反倒是栾宜听到了未来大姑婿受伤了,心跳有点加快担忧,这件事暂时绝对不能让家人知道!
  特别是小柔,她原本就觉得自己命不好,若是被她知道她跟顾陈春前脚才拿了结婚证,后脚顾陈春就受了枪伤,内心不知道会如何多思多虑呢,再加上孕期的副作用,只怕她会内心戏多到得了忧郁症!
  “老公,你先上楼去洗个战斗澡,我先跟爸妈他们说一声。”栾宜拖着丈夫回到客厅,立马打发他上楼。
  这会儿,濮阳柔已经奔到近前了,栾宜拉住她的手,连忙说道:
  “小柔,我等会儿要随你大哥出门。你别担心,我问过你大哥了,谨修没事,只是你大哥有要事派他去做,最迟明天晚上,你就能看到他了。”
  “哦、哦~”濮阳柔听到嫂子的话,又见嫂子还轻松地赶大哥去洗澡,想来顾陈春应该没有受伤,心一松,她就放松了不少,“那、嫂子,你们不在家吃晚饭了?”
  “没时间了,我去跟妈说一声,你去叫爸和小珠宝先出来,我跟你大哥这一出去,可能最少要两三天才回来。”
  听到嫂子的话,濮阳柔心一紧,话还没有问,就见嫂子的话一转,打趣她道:
  “小柔,你别心急哈,若是局里任务不重,我就让谨修早一点归来陪你!对了,你也可以先跟顾家说一声,若是谨修不反对,就这几天让他回顾家认祖归宗。”
  栾宜说着,还调戏地掐了一下大姑子那通红的小脸儿笑道:
  “哎哟,这事有什么好害羞的,别羞啊!再说,喜宴可拖不得,你自个儿上心一点,可别什么事都等谨修回来再来计划,那太费时间了。当军嫂不容易,咱得有主见,嗯?”
  “知道了,嫂子。”濮阳柔点头,她现在已经很主动,见嫂子支持她的行为,她脸上也高兴了三分,总归还是带着些羞窘,边快步走边说道:
  “嫂子,那我去叫爸和小珠宝下来,小珠宝肯定是想见大哥的。”
  “行,你快去吧。”栾宜说着,瞧着大姑子离去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,她人也朝着厨房而去,一下子就看到周云月在那里与厨娘一起做菜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17 17:27:28  .exectime:0.045秒